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首页 | 十周年专刊 | 文友之窗 | 教师文章 | 山菊花文学社 | 诗歌 | 主编专栏 | 高考优秀作文 | 投稿箱 | 环保征文
 您现在的位置: 二中月报 >> 文友之窗
恩师陶宏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613    更新时间:2015-5-17

                                                陈旭峰

    一九六八年九月,在中学停招两年后,终于以推荐升学的方式恢复招生。怀着对知识的渴求,对陇西最高学府的敬畏,我有幸走进陇西一中初七零二班,成为一名初中生。

    进入该校后的第一感觉是并没有像原来想象的那么美好,原因是“文革”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一大部分知识渊博、资历深厚的教师还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学习班,或被批判、或被交代问题、或被审查......。代之而来的是高中造反派的学生和工厂的工人来给我们上课、代理班主任。当时学校没有统一的教科书,一些必要的文化课被取缔,《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著作选读》甲、乙种本成了我们的首选课本。当时我的心情可以用“失望至极”四个字来形容。在煎熬了几个月后,终于传来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一部分老教师解放了,来给我们上课、当班主任。很荣幸陶宏亮老师确定为我们班的班主任。

    早就听说陶老师学问高深,底气十足,人品高洁,师表垂范,深受历届学子们的尊敬和爱戴。带着崇敬的心情和求知的愿望,期望着早一天能在课堂上聆听陶老师讲授的课程,这一天终于姗姗到来。一阵上课铃声响过后,教室门口进来了一位年龄三十来岁、中等偏上的个头,脸型稍有点国字形,但棱角分明,一双眼睛虽不是太大但炯炯有神,迈着稳健步伐的老师走进了教室,登上了讲台。他用严肃的目光将讲台下的学生扫视一遍后,用四川腔的普通话开始了讲话:“同学们,我是陶宏亮!”说完这句话,他拿起讲桌上的粉笔,转身在背后的黑板上写下了工工整整、潇潇洒洒、骨气十足的三个大字“陶宏亮”。然后转过身来接着他的讲话:“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语文课教师。”讲到这里他停顿了几十秒,鼓了鼓勇气,继续他的讲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伟大领袖毛主席及时发出了复课闹革命的英明指示,我们要坚决贯彻落实。伟大领袖毛主席很早就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所以我衷心的希望同学们在突出政治的前提下,抓紧文化课的学习,为将来建设祖国、保卫祖国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此后的语文课堂上,陶老师在不违反校方安排学习《毛著》和“革命文献”的原则下,尽量选择其中一些理论性较强、且适合我们的文章,还有文化先驱鲁迅的文章,也被陶老师选中,进入了我们的课堂。在学习这些文章时,陶老师不像造反派的高中生光是念一遍了之,而是按照语文课的正规教学程序:表情朗读---生字识别---词汇理解---中心思想---段落大意---语法修辞---精彩点评等。就这样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我们还是学到了一些语文基础知识。

    当时我们师生之间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环境和氛围,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暴却向我们初七零二班的师生袭来------

    那是一个星期一的早晨,当我们上完早操走进教室时,桌凳东倒西歪,破损严重,书本等学习用具洒落满地,与到处的狗屎混杂在一起,臭气熏天。面对此情此景,我们惊讶、疑惑、不解、迷茫。正在这时陶老师一脸严肃,迈着大步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大声地对我们说:“这是有人想破坏我们复课闹革命,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同学们,大家答应不答应?”“不答应!坚决不答应!”我们齐声回答。“好!既然不答应,我们就行动起来,把倒下的桌凳扶起来,把我们的学习用具捡起来,把地上的狗屎铲出去,把我们的教室整理干净。班长和我一起去找校领导反应问题,让学校安排工人师傅修理损坏的桌凳。”陶老师说完话就领着班长走了,留下的同学按陶老师的安排,整理教室,打扫卫生。

    下午我走进校门时,在学校通知事务的黑板前围了一大堆人,出于好奇我挤进去一看,黑板上贴着一张大字报,题目是:打狗小记  内容大体是:上星期六黄昏时节,夜幕刚刚笼罩住了大地,一群勇士们出现在操场上,有的手拿棍棒,有的手拿砖头石块,有的手拿绳索,勇敢地追杀一条毛毛小狗,小狗在操场上仓皇逃窜,勇士们在后面紧紧追赶,小狗被逼无奈窜进初七零二班的教室,此时智商比小狗高得多的勇士们暗自窃喜,立刻从教室的前后俩门同时而入,进门后迅速关闭了两面的门扇,挥动起手中的武器扑向小狗,小狗为了活命,在桌凳之间、桌凳上下面疯狂逃窜,惊吓至极,屎尿随之而涌出,所过之处,屎尿斑斑。这时勇士们手中的武器早已断的断,丢的丢,他们索性拿起教室里的桌凳,追着小狗乱砸一起,前赴后继,顽强拼搏,汗流浃背,奋勇作战,十多分钟后小狗终于在勇士们的绝杀下,奄奄一息地躺倒在地上不动了。勇士们上前抬起战利品,迈着得胜的步子,唱着得胜的曲调,离开了初七零二班的教室,去享受一炖狗肉的美餐了。可是初七零二班的教室里却满地狼藉,桌翻凳断,学生们的书本和狗的屎尿铺满一地,屎尿的臭气弥漫在神圣的教室里......。落款署名是:初七零二班全体师生

   当时人群里有的人为这篇美文叫好,有的人在议论如此下去学校如何恢复教学秩序?如何完成复课闹革命的最高指示?有的人也为写此文的人担心,怕他又要遭殃了。

    第二天也是在早操后,我们和陶老师刚回到教室,高中的造反派H、CSG为首的五、六个人冲进我们的教室,声嘶力竭的大骂陶老师,“陶宏亮,把你个老右派,刚解放就翘尾巴,看我们今天怎么收拾你,不然你不知道你候(柴)爷爷的厉害!”说着就要上前抓陶老师,面对突如其来的险情,我们班的同学自觉站成一堵人墙,把陶老师护在后面,几个农村来的身材高大的同学冲向前去与他们评理。他们看到我们班的同学如此团结,如此爱护我们尊敬的陶老师,他们只好嘴里骂骂咧咧的溜走了。这场打狗风波以我们初七零二班师生的胜利,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通过打狗风波后,陶老师感觉到我们班的同学是支持通过复课闹革命,实现教学秩序的恢复,以达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目的的。所以他在这方面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积极性也逐渐高了起来,他根据自己雄厚的文学功底,以及多年的教学经验,结合当时的形势,编撰了我们需要的临时教材,从而使我们能够掌握较多的语文知识。

    陶老师在普遍提高全班语文水平的同时,对有文学爱好的同学也进行了重点培养,比如我自己就受益无穷,实话说我现在的文学功底,很大程度上都离不开陶老师的辛勤培育,以下特举几例以抒发我对陶老师的感激之心:

   文革中大一些的图书馆都被封馆,不再开门借书,门窗上除了铁将军把关外,还贴上了横一道竖一道的封条,生怕这些“封资修”的东西出来毒害红卫兵小将。小一些的图书馆被红卫兵撬门毁锁,书籍不是被盗窃,就是被焚烧。新华书店的书架上除了《毛选》还是《毛选》,再不就是一些两报一刊社论和重要会议公报的合订本。文学书籍被彻底禁锢了。面对这种局面,陶老师为了能让我读到文学基础知识和中外名著的书,培养我的文学修养,提高我的写作能力,到下午课外活动时,当着工宣队和同学们的面说:“陈旭峰,去把我宿舍的卫生打扫一下。”说完递给我他宿舍门上的钥匙。第一次当我打开他的宿舍门走进去后,发现地上干干净净,办公桌椅上没有纹丝灰尘。正当我疑惑不解时,我却发现办公桌旁边是一排书架,前面被一块白布罩着。我小心翼翼地揭开白布,哇!书架上摆着好多正是我渴望看到的书籍,张文风的《中学生修辞例话》,叶圣陶的《汉语言语法浅析》,黄文清的《谈写作》,鲁迅的《呐喊》,郭沫若的《女神》、《革命春秋》,还有《海涅诗选》、《拜伦诗选》等等。面对这些仅仅从《中国文学史》和《世界文学史》上看到过书名的珍宝,此刻居然静静的躺在我的眼前,那时我的心情要多兴奋就有多兴奋,我连忙抓起郭沫若的现代诗集《女神》如饥似渴的读起来,《凤凰涅槃》中凤凰集香木自焚,五百年后又新生,光美异常的寓意,以及优美的诗句,使我如痴如醉,如癫如狂......。就这样每天下午的课外活动时间,我就主动地去找陶老师给他“打扫宿舍”。对于一些基础知识的书,比如语法、修辞、写作类的书,我干脆借出来,白天晚上的抄书,两年的初中生活,我从陶老师哪儿借书抄写的文字接近三十万字。从而为我的文学爱好之路打下了一定基础。

    那时学校按照五七指示安排教学活动,经常有学农、学军、学工的内容,再加上当时中苏关系恶化,遵照“深挖洞”的最高指示,挖防空洞也成了重要工作。所以学习文化课的时间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写作是语文课的基本内容,但被忽略了,可是大批判却是学校,乃至整个社会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大批判带来大变化。”黑板报需要批判稿,班上、年级、全校的批判会都需要批判稿。理所当然写批判稿成了当时的香饽饽。陶老师为了锻炼我的写作能力,提高我的写作水平,凡是我们班上需要写的大批判稿,都交给我来写,要写好批判稿也要有一定的知识,比如要批判“唯生产力论”,就要知道什么是生产力,什么是生产力的要素,什么是经济基础,什么是上层建筑,当时促使着我翻了许多理论书籍,懵懵懂懂的知道了一些名词,及其浅显的含义。当大批判稿子写好后,陶老师又将我叫到他的身旁,逐字逐句逐段的进行修改,有时将我写的稿子改的一字不剩,一边修改一边还给我讲他修改的理由,用词的技巧,把握文章中心思想的能力,以及展开论述中心的方法,从而提高了我的写作水平。

    大约到了七零年秋季开学时,我们有了甘肃省统一的教材,《毛泽东思想》、《语文》、《工业基础》、《农业基础》、《革命文艺》等课本。尽管这些课本过于政治化,内容单调,但毕竟有总比没有强。陶老师拿到了这批从上到下,几经审查的课本后,更放开了胆子,甩开了膀子,在课堂上正正规规地讲授开了,那阴阳顿挫,声情并貌的用四川腔的普通话,朗读课文的声调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荡......。

    正当我信心十足的在陶老师辛勤教育下,努力学习语文基础知识,向着自己的文学家梦大踏步前进时,我家里的经济状况却遇到了麻烦,母亲在街道工业压面组的收入每况愈下,三口之家,月收入还不到二十元,当时正是我和妹妹长身体的时节,三餐没有油水,促使着我们两个的饭量大增,月供二十七斤半的口粮根本不够吃,每月二十号后全家人都是在饥饿中度日。就在这时县商业部门来学校招收营业员,在生存与学业之间,我只好选择了生存,我记得县商业局招工的一个秘书找我谈话,问我愿不愿意干商业工作时,我的回答是:“只要给钱,扇毛坑的活我都愿意!”就这样我含着泪离开了心爱的学校,去县医药公司上班,养活自己。离开学校的那天,我去向陶老师告别,陶老师看到我心情不好,安慰我说:“别难过!你的座位我给你留着,只要有空你仍然可以来教室里上课。你以后如果在学习上有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路还长着呢,关键是你个人的努力。”上班后我一有机会,就从单位后门溜出,去学校上课,陶老师说话算数,初七零二班教室里我的这个座位,直到这个班整体毕业前,一直供我使用。

    一九七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纪念日,那年毛主席和党中央利用纪念《讲话》的机会,想恢复被文革破坏而几乎停止了的文艺创作活动,从而推动文学艺术活动的开展。各级党的宣传部门和各种报刊都发出了《征文启事》,题材为:诗歌、小说、散文、剧作等等。这些征文活动激发了我学习创作的热情,我根据自己三年农村商业工作的经历,以及和生产队知识青年接受再教育点的接触,和知青交朋友的体会,写了一篇题为《新羊倌》的中篇小说。草稿完成后,我立刻找陶老师去征求修改意见,陶老师看到我的处女作后,非常高兴,首先对我进行了一番表扬和鼓励,接着从人物的造型、故事情节的发展,以及语言的锤炼等方面,系统地、全面地提出了修改意见,根据陶老师的安排,我再次走访了工作单位周边的知青点,进一步搜集知情接受再教育的事迹,将小说《新羊倌》重新写了一次,又拿去征求陶老师的意见,就这样反反复复五、六次,小说《新羊倌》才初具雏形。接下来陶老师鼓励我大胆地向当时的县革命委员会政治部宣传组投稿,也许是当时写小说的人少,再加上陶老师手把手的精心指导,小说《新羊倌》一路顺畅,被评为定西地区的重点作品,推荐至省出版局。正当我期待着小说《新羊倌》发表之际,省出版局却认为《新羊倌》不符合“三突出”创作原则,而被枪毙。尽管小说《新羊倌》由于政治原因未能正式发表,但是在这个过程里,我从陶老师那里学到了很多写作的知识和经验。

    一九七三年的三、四月间,国务院在大学招生中,一改前两年单纯推荐选拔的办法,加上了文化考核的内容。具体为:由各省统一命题,考试科目为政治语文、数学、理化三门课程。面对突如其来的机会,我跃跃欲试不想放过,但我的文化课基础太差,数学是仅仅学过二次方程,理化基本是空白,怎么办?我忧心仲仲,思来想去还是去找陶老师求教。当我向陶老师述说了我的真实想法后,陶老师鼓励了我,他认为从六六年以来,整个社会都不重视文化课的学习,基础水平都低,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现在就看谁能迈出这勇敢的一步,能吃苦,抓紧剩下的这几个月时间拼搏,谁的希望就大些,离自己奋斗的目标就近些。听了陶老师的具体分析,使我浮躁的情绪得以平静,我不怕在学业上吃苦,在内心里我暗暗下定了决心,为了自己有一个较好的前途,为了使自己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要拼搏了。陶老师看到我下定决心后,立刻就根据我的基础,制定了补习和复习计划,并且由他出面邀请学校各个学科最好的老师为我辅导,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数学是王学仁老师,物理是章道龙老师,化学是郭邦棟老师,政治语文由陶老师自己负责。这些老师根据找他们补课学生的实际水平,以及当时高考对各学科的具体要求,及时地、准确地编写出了极其精练的复习大纲,并且附上了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习题,将这些宝贵的资料无偿的提供给我,及像我一样备考的原陇西一中学生。在这些老师的辛勤指导下,在短短的两至三个月之内,我学习并复习完了初中全部及部分高中数理化课程,从而为我的高考之路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在当年340分满分中,我获得了240多分,铺平了我的大学之路,实现了我的大学之梦,被甘肃工业大学金属学及钢铁热处理专业录取,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就是今天我回想起来,从内心里仍然在感谢陶宏亮、王学仁、章道龙、郭邦棟老师对我及我的同学们的无私关怀与奉献。

......。

    时光荏苒,四十年弹指一挥间。今年八月十号,早已退休在兰州安度晚年的陶宏亮老师,来陇西看望大家。这个消息像长上了翅膀,迅速在陶老师的学生中传播开了,那天上午,我们早早来到南门汽车站等候陶老师一行人的到来,来迎接的人群中有年届七旬的高六六级学生,有我们六十多岁初七零级的学生,有五十余岁高七八级的学生,有四十来岁高八四级的学生......。大家在等待的同时,也在热烈地谈论着陶老师的生平,陶老师对各自的关心与教悔,以及陶老师对陇西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不妨我这里记述如下:

   陶宏亮老师四川万州人,生于一九三七年,一九五五年以高考优异的成绩取得上大学的资格,被组织计划分配至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他秉性正直,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而且敢作敢为。一次偶然发现本系的一个男性选调生,在一个隐蔽的场合调戏女同学时,他义愤填胸当场制止,事后又向系领导作了反映。那时的选调生根正苗红,不是战争中的英雄,就是某个行业中的劳模,而且都是党员无疑。这样人在当时,被有些人看做是党的化身,对他们提批评意见,就是向党进攻,顺理成章陶宏亮老师就戴上了一顶右派分子的桂冠,五九年毕业分配至陇西时,尽管在“右”字前面加了一个“中”字,名曰“中右”,但“右派分子”四字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一直到接近八十年代,全国右派全部平反,这座大山才从陶老师的头上去掉。平反后的陶老师凭着他的人品,凭着他的学识,凭着他对陇西教育事业的杰出贡献,升任为陇西一中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几年后当组织部门找陶老师谈话,希望他担任陇西一中校长,负责陇西一中的全面工作时,陶老师婉言拒绝了,他的考虑是自己年龄大了,精力不行了,为了对陇西一中的工作有利,让比他年轻,比他有魄力的同志担任此工作更好。

   大约是六四、五年的光景,陶老师讲课的前排坐着一个农村模样的学生,长得精精干干,但穿着破破烂烂,眼里总含着幽怨。下课后陶老师把这个学生叫到办公室谈话,才知道他的名字叫C,家住在边远山区,父亲去世多年,只有母亲一人支撑着一个大家,家里生活十分困难,经常吃不饱穿不暖,并且说他对能不能完成学业信心不大。听完C同学的话后,陶老师沉思了一会儿说,如果你不念书了,你就没有文化,没有文化将来就干不了任何事情,你们家的困难就永远不能够解决,可是你现在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完成学业,有了知识就能干好任何事,就能改变家庭困难,从而改变命运。此后陶老师找校方给C同学评了最高助学金,并尽最大可能接济他,以致使C同学没有失学而上了高中。C上了高中后文革开始了,C由一个家境贫穷、努力学习的学生,一夜变成了身穿黄军装,腰扎宽皮带,臂套红袖圈的红卫兵造反派。造反伊始,他却首先拿关心他、爱护他、帮助他、鼓励他奋斗的师长陶老师开刀,说什么老右派假心假意的腐蚀贫下中农子女,要把他培养成为资产阶级的接班人,是可忍孰不可忍,说着便举起了钢丝鞭,把自己的恩师陶老师打得遍体鳞伤......。

   这件事发生几年后,在一九七零年四、五月份,我们初七零二班的班长Z同学,突然提出退学,理由是家里困难实在念不起书了。陶老师知道后利用星期天的时间,骑自行车四十多华里,翻山越岭到碧岩沟里的下阳山生产队Z同学家了解情况,当了解到是Z同学的父母身体不好,家里缺劳动力,欠生产队200余元的口粮款,无法偿还时,陶老师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300元钱交给Z同学的父亲,要求Z同学的父亲继续让Z上学,得到满意地回答后,陶老师才放心的又骑着自行车返回学校。像这样受陶老师帮助困难学生的事例在他的教学生涯中举不胜举。

    正当大家谈兴正浓之际,有人喊兰州开往陇西的班车进站了,我们便向班车围拢过去,车门开处多年不见、今年七十七岁高龄的陶宏亮老师第一个健步走下车来,他的头发略有花白,但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体型端正。他热情地伸出手,准确地叫着他的每一个学生的名字一一握手,表示感谢。陶老师的后面紧跟着他的老伴于老师和女儿,以及两个活波可爱的孙男。

   这时候我深深地感到:好人终将得到好报,为大家做了好事的人,人们永远记着他!     

                                                 2014.12.10于陇西

 

 

 
课件下载 论文资源 手机软件 文学 范文论文 英语学习 极品网 极品学习网
游戏 常识天下 英语资料 电脑教程 实用文档 download 免费课件 论文资料网
本站版权归 二中月报 版权所有    设计制作:陇西县政府信息中心  投稿QQ:1984881750
Copyright 2008 lxezyb.com All Rights Reserved